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针砭时弊、振聋发聩、爱党、爱国、爱人民,我为人民鼓与呼,不做廉价吹鼓手,不说假话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姓名最后一个字是斌,而且我的父亲是个军人,我从小就梦想当一名解放军,只因我是一个独苗,因此没能圆我的军旅之梦,共和国就此失去了一个帅才!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2012-04-04 19:2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2012-01-13 21:07:24|  分类: 传记   标签:纪实文学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 文武兵 - 我的博客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 文武兵 - 我的博客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 文武兵 - 我的博客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 文武兵 - 我的博客
   
 
    我是2006年8月进入高桥镇社区中心的,这里有许多镇政府的各个部门,也有供退休党员、群众活动的“阳光驿站”。我也就是在这里认识这个跟我同姓的彭加华的。起先我总感觉这人怪怪的,一般人到了他这个岁数都是比较和善的,此人却目露凶光,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戾气!他几乎天天都要到这里来上网,后来时间长了我才知道他家里也有笔记本电脑。他有个非常奇怪的习惯,那就是他有手机和小灵通,但是只接听,很少见到他用手机拨打电话。平日里他有事要打电话不是用别人手机拨打,要么就到我们办公室的外勤室去打,一打就打好长时间,后来我们办公室就把外勤室的电话拆了,他很有劲,他会走几十米远到我们的内勤室去用传真机上的电话打。要知道这传真机可是我们跟镇政府、区政府、市政府的直线电话,随时都有工作指令要传过来的,我们自己的工作人员一般都不敢轻易去占用。他敢用,而且他有他的理由:我这个电话是给市级媒体的,但是从电话内容知道只是询问他发的稿件录用情况和奖励的金额多少此类的。
   
    他跟镇上的领导都很熟悉,在他口中他就像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副总理(共和国根本没设这么多的副总理)。他在我们面前总喜欢提他的“光荣历史”:当过上海市某中学教师、支教到过新疆、回沪参加高桥石化基地建设(其实就是一个宣传干事,直到退休才定了一个副股级职称)。他的校友中有二个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学校除这二位成为院士之外的优秀学生,第三位!大拇指、食指、中指?!(伸出手仔细看看自己的中指,你就明白中指是指什么啦!)
    彭加华有许多“故事”:
一 到银行取款,能让银行的主任出来亲自向他道歉。因为他去取款时,银行那个取款单正好没有了,他不是问柜台或大堂经理索要,而是直接把这家营业所的主任像提审犯人一样地从办公室叫出来,指着空的取款单栏责问他:你们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银行主任知道今天遇到了“顶头货”了,连忙道歉!
二 到滨江森林公园拍摄第一届杜鹃花展,他能把滨江公园的园长直接叫到高桥镇小浜路上的“消费者协会”,他要他们把当天销售的全部门票的款项全部退出。理由就是:原来的海报上的宣传是当天将有28株名贵的杜鹃花展出,彭加华拿着照相机一株一株地拍摄过去,点来点去只有24株。一般人遇到这类事,就一笑了之,可他在询问清楚后:今天就这二十四株名贵杜鹃花展出。他就是不依不饶,先到高桥消费者协会,由消费者协会打电话把公园园长像训孙子一样地训了一通而后再对他说:我是出于关心你们的角度才这么做的,假如要你们好看的话我就直接上法院投诉你们,你们这是典型的欺骗消费者!把年轻的园长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听了以上二个故事,我对这位有了理性的认识。
    我看了他上电脑的细节:他只会使用拼音输入,而且速度比较慢,但是他“复制”、粘帖技术运用得相当熟练。  
    他跟我说他写过几十万字的“论文”,但是我从未看到过。我想就凭他一分钟打20多个字的速度在电脑上“写论文”还不如直接用手写来得快呢?我没有再继续跟他研讨这方面的问题,我不喜欢揭穿别人谎言的习惯。
    他对我时冷时热,因为别人都听过关于他的故事,一般都不跟他说话,因为他跟人讲话也是指责多于陈述。一般人跟他没有“共同语言”。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时会主动跟我搭讪,当然开场白就是:“本家兄弟”......   
    去年的春节过后,他就时不时地在我面前透露:他已经是什么猪了!当时我不敢笑。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在说起镇宣传部门不用他的稿子,他现在已经是《高桥家园网》的版主了,这我才明白,他当上了版主了!我也没接口,因为与他说话稍不留神就会被他教训,我已经有所警觉,一般就嗯!呀!啊!地瞎应付。
    一天他神秘兮兮对我说:我介绍你进高桥家园网,你别跟其他人说!当时的神情好像进这《家园网》就像1949年之前加入共产党似的。  
    在他一再催促下,进了《家园网》而且很快地就成为了一名新的版主。随着我的帖子数量的增加,网友点击率和回复率都远远超过了彭加华。这让彭加华非常嫉妒,因为网友们已经开始把我与他一起相提并论了,最令他痛恨的是:我的帖子一发上去,网友们就纷纷回复,气氛非常融洽。他的帖子发生去,几乎全部都是0回复,点击率也不高,最高的一篇《这17种洗发水你们都用过吗》点击率是7500次,回复128。而我的一篇《四十岁的女人》一个月点击率就破万。回复也过了200人次。  
    彭加华开始在我面前说《家园网》的怪话了,多次对我说起, 我就回了他一句:大哥!这个网可是你几次推荐我才进去的,你怎么说这些话?他见我这么说知道我不肯退出,也就不再提了。  
    2011年的12月他又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现在年纪大了,我在新区某个部门的组长不想做了,我想让你来接我的位子。我笑笑不作声,我跟他到新区,路上他跟我讲了些我们里面的事,他帮我们里面谁谁谁签到过,我也不做反应,这代人签到是违规的,这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到了这个部门我才知道:彭加华早已不是什么组长了,高桥片的组长是一位叫陈常荣的男士。彭加华就是这么一个敢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狂妄之徒!
    我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心里本来就很不开心!本人平生最恨的就是敢欺骗我的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戏剧化了:他要我在这个组织里抬高他的地位!看他的眼色行事!不要去跟那个叫陈常荣的说话,他是个戆蠹!
    2012年1月6日是这个组织的年终总结大会,我被邀请参加,彭加华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在会议上抬高他的威信!我说我知道了!
    会议结束后,他对我的表现非常反感:
  1 说我为何要坐在前排?我说是领导叫我靠前面坐的。
  2 为何要那么高调展现自己?我在这些人里面我是“小弟弟”我当然要帮这些大哥哥、大姐姐倒茶、续水、倒垃圾!我总不能让他们来为我服务吧?
  3 我为上台发言的各区域代表拍了一些照片。这是一个从事新闻工作者的习惯动作,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回来的路上我见到他那头一甩一甩的,我就借口到路边的一家花鸟店给家里的小鸟买些鸟食,他说你进去买鸟食吧,我在门口等你!我无语。
    等我出来,他已不在了,我就自己来到了地铁站,他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我做到他身边也没给他打招呼,因为我看到他闭着双眼,我就没有去打扰他。
    过了一会他突然睁开眼睛问我:你刚进安监部门也是这样的?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我机械地点点头!
    他总结性地说了一句:“我明白了,难怪你这么落魄!”这算什么话?我落魄?   
    从2006年10月成为一名正式的安全管理监督员,我的业务考试成绩二次第一名,一次第二名,日常工作手册参加浦东新区展示,连续5年保持“监管企业无重大事故”记录,我落魄了?我不明白彭加华这话的意思!   
     1月9日是星期一,我上班到办公室,不一会彭加华来到我所在的办公室,先是拿出一包软玉溪香烟,递给我们里面的一个姓吴的同志,因为彭加华曾经让他给他找一块空地,说是要搞什么无损探伤仪器的实验场所,结果老吴帮他落实了,他因故食言了。老吴是个非常老实的同志,就对彭加华说:“别客气!我也没帮你做什么,只是跑跑腿,帮你问了一下,不花费什么!”他收回后,又从包里掏出一包已经开封过的香烟,给了办公室里另外二位抽烟的同事一人一根,最后又抽出一根递给我,但是在我接烟的时候他突然一丢,香烟掉在了桌子上,这是很没有礼貌的举动!当时我非常恼火!我就对我旁边的一位姓沈的同志说:年纪一把连递根香烟也递不像样!   
    彭加华这时候脸一板!连名带姓地对我说:“彭志斌你听好我要对你说几句话!”他刚才递烟的动作已经激怒了我,这时他这副流氓腔更是给我火上加油!我把他递给我的香烟往地上一摔,对彭加华说:“你昏头啦!”彭加华先是一愣,因为我从来没这么对他说话!他说了一句:“你是我们彭家门的败类!”
    彭加华这句话激怒了我!我对他说:“你放屁!”
    接着我们就爆发了激战!我对彭加华说:“你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的?!我凭什么非要对你言听计从?你是我什么人我要听你的?
    你对我不尊重,我也不可能对你尊重!你不是我们这个部门的人,你给我滚出去!”
    我就这么把这个目中无人的从我的办公室里被哄了出去!
    这是我后来在《家园网》上发的帖子,彭加华利用他版主的权力,胁迫网管删除我的帖子,并且封闭我的帐号!    
    由于你的上门寻衅闹事,我将与你决斗到底!你是一个十足的孬种!欺软怕硬!没有骨气的家伙!你今后只要胆敢再出现在“高桥阳光驿站”、“经济信息中心”、《家园网》我看见一次就羞辱你一次,直至你被我活活气死!在中国气死一个没有品德的老匹夫是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你在高桥的所作所为熟悉你的人也是心知肚明的!我气不死你算我气功不到位!   
    你假如想多活几年,你就像躲瘟神一样地远离我!否则你就准备好“麝香救心丸”!我说到做到!既然已经被人骂“败类”,那我这个“彭氏家族的败类”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败类!
    老匹夫!老杂毛!老混蛋!绝户头!
老杂毛:你在高化公司与你的顶头上司闹得“满城风雨”,退休回来又跟李腩君闹得不可开交;到浦东新区社会经济调查中心又跟陈常荣闹得势不两立!你现在又跟我这个“本家兄弟”闹得“你死我活”的!真的都是我们这些人的错吗?自己去想想!在《家园网》你也不落好啊!有二个高桥网友骂你。
   
    以上都是你这个老匹夫在“通说光荣史”的时候告诉我的!我跟你不熟,而且又差着辈,老匹夫你整整比我年长十八,可我怎么总觉得你这“马桶划洗”的一把年龄好像是活在了狗身上的!而且不是一条人见人爱的宠物狗,是一条染有狂犬病毒的疯狗!只要见到谁的地位比你高,你就发疯似地咬谁!只要见到谁得到了你原来也可以拥有的位子,你就发疯似地去攻击他、羞辱他!只要谁接替了你的位子,你会发疯似地去攻击他!我是你拉进《家园网》的,我原来是不知道《家园网》的。是你整整花费了几星期的时间,反复在我面前炫耀你是什么猪!我当时也很纳闷:这狗疯了会变猪的?    
    后来我进来了,我的一个帖子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在点击率和回复率上超越了你所有的帖子,你为此又耿耿于怀!你自己的毛病你是不得知啊!你那些从报刊、杂志、媒体上剽窃来的所谓“狗皮膏药”谁一看就知道这都是你去抄来的!这还不算恶心人的,天下文章一大抄,你抄也就抄了,反正新闻没有版权可言,你喜欢“搬砖头”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你在所有的“彭氏狗皮膏药”上都要黏上“东方网、浦东网特约通讯员”的金字招牌,好好的二个知名网站,让你这条“杂毛犬”一掺合,就会沾上灰尘!
    老杂毛,你确实是老昏了头!任何一个有点头脑的都不会跟比他小十几岁的人去争斗,因为你自己已经没有跟别人争斗的资本了!
    我再一次明确地告诉你:以前我对你的尊重是有二个原因:
1 你的现任妻子是我母亲的同事,我叫她阿姨的,从这个层面上讲,你是我的姨夫,也算是个长辈。
2 你我同姓,我有传统教育的根基,同姓500年前是一家人。
  
    至此今日,我对你还是手下留情的,不是我威胁你!别看你总在我面前吹嘘你会“伯克兴”(拳击),其实你不堪一击的,假如你有胆量,咋们俩写下《生死文书》可以比试比试!不是我欺负你,是你在挑衅我!

《我和彭加华的恩恩怨怨》【纪实】 - 文武兵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5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